一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六合彩资料 香港六合彩公司 www.skatetalklive.com六合开奖结果 一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 免费一肖中特 一肖中特免费公开选料 香港马会资料一肖中特 香港马会资料大全 香港白小姐免费资料 香港马会资料 一肖中特免费 香港最准一肖中特 免费一肖中特 香港賽馬會六合彩公司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彩资料大全 地下六合彩 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图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合彩大全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开 六合彩挂牌 香港六合彩挂牌 六合彩票 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玄机 六合彩官网 香港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走势图 六合彩结果 六合彩马报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白小姐 白小姐六合彩 六合彩直播 六合彩特码资料 www.skatetalklive.com六合彩免费资料 六合彩曾道人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六合彩开码结果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综合资料 香港六合彩网址 六合彩彩图 香港六合彩图 六合彩信息 今晚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图纸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香港马会六合彩 六合彩图片 六合彩预测 香港六合彩网 香港六合彩直播 香港地下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全年资料 六合彩脑筋急转弯 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查询 六合彩开码现场 六合彩报 香港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天线宝宝 香港六合彩结果

Baidu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寻情仙使-> 第九百八十六章 比拼耐力

第九百八十六章 比拼耐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郑王这边得了这个回答,知道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就算交出粮食,雷谷也不可能退兵。

    他们本来就不想交出粮食,当然更不能接受如此条件,只能大声发话,“希山刁民袭击军队,打死打伤我袍泽多名,我们也不过是想借着抢夺粮草,逼出真凶。”

    “我对这样的公案不感兴趣,”李永生冷笑一声,“我只信我看到的,还有……别以为撑到天黑,就容易逃脱!”

    他的话,还真的说到了郑王军队的心里:他们就是想撑到天黑。

    然而,计划终究赶不上变化,就在接近酉正的时候,殿后的一万士兵终于撑不住了,这一仗从早上打到晚上,亏得攻击方也只有一万的丁壮,否则他们早就垮了。

    通过传音海螺和焰火告警,郑军的三万主力知道友军即将撑不住了,整个防御线开始崩塌,很快地就酿成了大崩溃。

    其中有一大股势力,差不多有万余人马,直奔大营而去,战马嘶号战车驰骋,冲进了殿后军队,救出数千人,然后旋风一般冲向大营。

    四散溃逃的军士就更多了,放眼望去,漫山遍野全是人。

    追兵也分成了两拨,一拨是夏真人带领的朝廷军队,衔尾直追那大股势力,在他们眼中,那些奔逃的溃兵根本不值得抓——郑王的军队一向都是如此。

    可是李永生带领的义军就不同了,纷纷四散去捉俘虏,抢夺他们的军械和财富,甚至扒掉他们的衣服。

    到了这时候,就算李永生亲自发话,都约束不过来,他叹口气摇摇头,“这个野战……还真是的,要是能训练一段时间就好了。”

    追到天黑,义军们纷纷回转,一点人数,他郁闷得想吐血:带了一万五千人来追,现在满打满算连一万二都不到了。

    而那些郑军的主力,被大营派兵接应了回去,虽然出来四万人,回去连两万人都不到,可是能跟着主力回去的,那都是精锐。

    这一战,李永生打得相当憋气,可是细细推导一下,他也没发现自己有什么明显的错误,那就只能说,前一阵他打得太顺了,以至于整个人变得有点心浮气躁。

    这样可是不好,他暗暗地告诫自己。

    等到整理好队伍回营,那就接近子正了,将士们累了一天,才说要歇息,夏真人又通过传音海螺联系他,“永生,内线传来消息,大营里两名真人,都带着亲卫离开了。”

    李永生愣了一愣,“内线?”

    夏真人理所应当地回答,“郑王起事的时候急速扩军,这种情况,军方想要安排暗线进去,非常容易……我们的暗线很多。”

    就在刚才不久,大营的两名真人悄然离开了军营,还带着贴身的护卫,这个消息封锁得很严,但是经过白天一场恶战,军士们都有了别的猜测——这不是要临阵脱逃吧?

    当然,知道此事的人,都是两名真人信得过的,可就算这样,这些人私下嘀咕两句,也是正常的——大敌当前,两名主官逃跑,这仗还怎么打?

    好死不死的,他们低声的嘀咕,被朝廷的内线听到了耳中,此人冒死将情报送了出来。

    夏真人皱着眉头发话,“这些人逃走,想必也带走了不少粮草……这仗打得,唉。”

    白天的战斗虽然比较激烈,他却没放在心上,将对方堵回了大营,接下来就好打多了,他甚至已经将那些粮草看成自己的了。

    李永生的眼珠却是一转,“既然对方少了两名真人,岂不是没了主心骨?”

    夏真人听到这话,吓了一大跳,“你这是……想干什么?”

    李永生笑了起来,“我的意思是……现在组织强攻。”

    “不妥,”夏真人马上摇头,“今天战斗一天了,大家都很累了,很多人还透支了精血,真不是说恢复就能恢复的。”

    他实在有点头疼李永生的异想天开,少不得又劝说几句,“没了主心骨,白天打也是一样,咱们慢慢磨就是了,还能减少伤亡,你又何必急在一时?”

    其实做将领的,就没有谁不喜欢夜袭的,可是夜袭野外的军营和夜袭军寨,根本是两个概念,希山大营属于军寨,是要长期使用的建筑。

    若对方也是野外搭建的临时军营,夏真人没准还真会动心。

    李永生却是摇摇头,“白天打的话,就给了他们调度的机会,现在趁着他们都不知道两名主官离开,一旦打起来,他们必定是群龙无首。”

    顿了一顿,他又诚恳地发话,“咱们是很累,但是对方也累,打仗这种事,有时候就看谁更有忍耐力……咬牙多坚持一息,也许就获胜了。”

    夏真人摇摇头,苦笑着发话,“永生你还真是……”

    很明显,他也被这话打动了,犹豫一下,他出声表示,“我大概……最多也只能出五千兵,白天的战斗太伤体力了,还要留人看守营地。”

    “五千就足够了,”李永生点点头,“我负责组织一万人,再放一万人接应和堵截,其他人随时待命。”

    与此同时,希山大营里,四五个高级军官在喝酒,其中就有人发话,说的是同样的话。

    “若是今夜偷营,准能大获全胜,对方白天打得很辛苦,还有那么多的俘虏需要管理,真是难得的机会……”

    发话的这位,白天留守了大营,手下的健儿们都精神饱满。

    不过遗憾的是,统领没有批准他的请求,说到这个,他就有点牢骚。

    “谁让人家是统领呢?”有人醉醺醺地附和,“白天让我们殿后,战车只给了五辆,床弩更是只有十张,简直是让送死嘛……还好兄弟我命大。”

    按说军营里是不许饮酒的,尤其是在战时,不过他们都没当回事,一来是郑王的军队原本就军纪松弛,二来则是因为他们是在军寨里,不是野外军营,牢固异常。

    至于说对方可能偷营,他们根本不相信,李永生虽然夜袭过不止一次军营,可是今天这情况,他们不主动出去偷袭,李永生就该偷笑了。

    今天这一场恶仗下来,有一半的军士“走失”了,大家好不容易杀回来,好好地放松一下才是正道。

    然而他们做梦也没想到,寅正时分,军寨发出一阵大响,竟然是被人打破了。

    出手的还是李永生,而且异常的轻松,寨墙一破,血奴第一个冲了进去。

    紧接着,另一侧的营门竟然被从里面打开了,原来是血奴仗着诡异的身法,趁着夜色摸过来,杀了看守的士兵,打开大门接应。

    没过多久,第二扇营门也被它打开了。

    李永生他们这一次,是选了三个方向多点开花,结果全部成功。

    希山的军队顿时就乱套了,李永生遭遇到的郑王的官兵里,他们是战意最强的,但是此刻到处都是喊杀声,四面都是敌人,想打都无从说起。

    很快地,攻入的人就找到了桐河和永乐新兵的所在,紧接着,外面负责接应的丁壮,也冲了进来,大营里的军士只能仓促地各自为战。

    有人着急去找主官,却发现两名主官都不在,而代理主官的副统领,却是指挥不动昨天来自郑王府的援军。

    此刻天已经开始放亮,军寨外的两个营地,也有队伍整肃一下,陆续开拔了过来。

    到了这一步,换成李永生是希山大营的主官,也回天无力了。

    等到天色大亮的时候,大营的战斗就基本结束了,朝廷军队和义军们开始瓜分战利品。

    军营里的粮食堆积如山,比李永生此前打下的几个军营的粮食加起来还多,义军们纷纷破口大骂,说有这么多粮食还去抢劫黎庶,真的是太冷血了。

    夏真人一开始还担心,己方和义军会因为粮食的问题闹矛盾,见到这如小山一般的粮食,他终于放下心来,大手一挥——只要你们搬得走,粮食随便拿。

    对于制修来说,轻松扛个三百五百斤的,那都不是事儿,但是不用储物袋的话,一个人再强,也带不走多少粮食,就算赶上马车来拉,能拉多少斤?

    在这温饱型的社会里,普通人的饭菜里油水有限,一个成年男子,一个月五十斤口粮未必够——那些做重体力活的,绝对不够吃。

    四万义军就按一人拿五百斤粮食算,也不过才二十万石,这点粮食大约也就够他们每个人吃半年的,夏真人打下了希山大营,还真不愿意为这点儿粮食跟李永生叫真。

    不过紧接着,他们就得到一个消息,原来粮食已经运走了大半——两名主官走的时候,每个人身上都带了不止一个军用储物袋。

    事实上,昨天四万主力撤离,是希山大营的统领带队,他的任务是带走士兵,顺便携带一批粮草。

    而另一名主官,那名带领援兵来的,则是暂时留在大营里,他是专职负责运送粮草,想的是趁着外面打生打死,吸引了对手的注意,自己择机偷偷用飞舟运送粮草离开。

    这也是希山大营的官兵明知道对方不允许他们撤离,还要冒险离开的原因——虽然这个行为,看起来有点蠢。

    只是白天的时候人多眼杂,他实在没有机会,而他更没有想到,四万守军竟然没有坚守到黑夜,就狼狈逃了回来。

    看着大败而回的守军,两名主官商量一下,觉得实在难以守住了,就趁着一片慌乱的时候,用飞舟先偷偷运送一批粮草离开。

    (更新到,召唤月票和推荐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