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六合彩资料 香港六合彩公司 www.skatetalklive.com六合开奖结果 一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 免费一肖中特 一肖中特免费公开选料 香港马会资料一肖中特 香港马会资料大全 香港白小姐免费资料 香港马会资料 一肖中特免费 香港最准一肖中特 免费一肖中特 香港賽馬會六合彩公司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彩资料大全 地下六合彩 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图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合彩大全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开 六合彩挂牌 香港六合彩挂牌 六合彩票 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玄机 六合彩官网 香港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走势图 六合彩结果 六合彩马报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白小姐 白小姐六合彩 六合彩直播 六合彩特码资料 www.skatetalklive.com六合彩免费资料 六合彩曾道人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六合彩开码结果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综合资料 香港六合彩网址 六合彩彩图 香港六合彩图 六合彩信息 今晚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图纸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香港马会六合彩 六合彩图片 六合彩预测 香港六合彩网 香港六合彩直播 香港地下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全年资料 六合彩脑筋急转弯 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查询 六合彩开码现场 六合彩报 香港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天线宝宝 香港六合彩结果

Baidu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科幻小说 -> 鬼志通鉴-> 第一百九十三章 泥土阔刀

第一百九十三章 泥土阔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双眼眯成了一条缝张仁山持刀顶着自身前的劲风抬头看了看,只见刚刚还如同刀刃般锋利的劲风现在却是柔弱的没有了一丝的力气,打在阔刀上是一点感觉也没有。

    莫名其妙间又是一阵劲风袭来,张仁山赶紧是动身躲闪,脚下一跃便是跳到了三儿的身旁。

    三儿刚刚被张仁山一推又是踉跄的倒在了一边正想动身爬起却是见张仁山跳了过来,他是赶紧伸出一只手叫张仁山帮他一把,张仁山也是没有含糊见那劲风已经刮过就是回身将三儿拉了起来,而后又是举起手中阔刀朝着四周观瞧了一阵,大致确定了一下劲风吹袭而来的方向开口道:“三儿你还好吧?”

    三儿点点头稳住身子后道:“我没问题……仙儿你找到那妖物没有啊?”

    “看见是看见了,不过它应该不会一直待在一个地方不动,我就说刚才不应该离开,现在想要找到它,可是难些了”张仁山瞧着狐火光亮之外,刚刚他还确认好了的位置,现在却是已经不见一丝劲风了,到是从别处刮过来几道。

    好在两人现在的位置比较好躲闪,这几道劲风全都是擦肩而过,焦急间张仁山挥着手里的阔刀扭头对三儿道:“三儿我再到远处一回,你瞪眼瞧准了,要是在别处看见就吼我一声,咱们可是不能再叫它隐进黑暗里头去了。”

    三儿有些犹豫虽说小月是叫他给张仁山阔刀上涂了些泥巴,但是他始终没有问这么做有什么用,等了等三儿还是点一下头叫张仁山多加小心,而后三儿便是站着了身子看着张仁山冲向远处的黑暗里头,随着张仁山离着那狐火光亮外的黑暗越来越近,三儿的心也是提到了嗓子眼,之前的景象还在他的脑中翻滚,这地方的主人看身形就绝对不是普通的妖物,过了好久张仁山已经是摸到了之前他看见那妖物的地方,狐火也是像之前一样跟着张仁山但是这回却是一无所获,三儿站在远处也是什么都没瞧见。

    张仁山见此处不行就立即向着四周去找,可是这妖物也是有些谋略,见张仁山和三儿向着四周晃荡就知道是为寻它而来,那之前阵阵吹起如同刀割般的劲风也是完全停了下来,寻来寻去张仁山见实在无果,就是火上心头嘴巴一撇道:“这龟孙竟然还我玩起了躲藏,真你娘的难整。”

    三儿离的远也是听不见张仁山嘴里的嘟囔,按着之前两人商量好的事情,三儿是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的盯着张仁山的那边不断的寻着那妖物的身影,可如同张仁山一般三儿也毫无收获,折腾了好一阵张仁山几乎是绕着三儿走了一大圈,还是没有瞧见那妖物到底去了哪里,无奈之时张仁山就打算先退回来毕竟要是那妖物万一已经走了,那他和三儿现在就是白费力气而已。

    可是还没等张仁山脚下动一动,三儿就是在远处大吼道:“仙儿你头上!”

    张仁山听见了声音可是因为离的真是比较远,他是没有听清想着回问一下,可一块碎石却是从张仁山的脑顶落了下来,砸到了他一旁的地面上,虽说这碎石并不大,但是这也足以提醒张仁山了。

    一抬头一双利爪已经是顺势划下,张仁山赶紧是动身躲避,那从上而下的利爪几乎是擦着张仁山的后背砸击到了地面上,一阵烟尘飞舞而起张仁山赶紧是将自己脸上一直围着的碎布提了提以免飞舞的灰尘迷住了眼睛,可是这边张仁山还没有做好迎击的架势,那双利爪的主人便是已经从高处跳落了下来,一道劲风随之而出,张仁山只好赶紧提刀去挡,也是如同刚刚一般,这劲风到了这阔刀的前面便是突然减小了势头而后就消散殆尽了。

    张仁山侧着头看了看自己的阔刀,上面被三儿涂抹了大量的湿泥巴,刀刃都是已经看不太清楚了,之前张仁山还在抱怨三儿这么做有什么用,现在一看张仁山是彻底明白了,点了点头他是猛地从地上站起了身而后阔刀刀尖直指那站立而起的高大妖物口中道:“娘的,这回老子可是不怕你了,龟孙让你看看小爷我是怎么伺候你的!”

    说罢张仁山提刀动身几步便是冲到了那妖物的旁边,而后手中一扭阔刀猛挥而出,直接是劈砍到了那妖物的身上,可是毕竟这妖物身形巨大,张仁山只是能砍到这妖物的腿脚,想要动它的上半身几乎是根本做不到,这妖物也是聪慧见自己的劲风失效了,便是极力躲闪着张仁山的攻击,可实属无奈它的身形太过高大,移动之时肯定没有张仁山灵巧多变,虽说靠着势大力沉的攻击逼退了张仁山几次,但每回都是没过过久张仁山便是能立即又冲回到它的身边,几番较量之后这妖物也是品出来了,张仁山除了一身的蛮力外也是没有什么其它的本事,动了动身子这妖物竟然腾空而起,虽说这地下空间有限,但也有些地方能够让这身形巨大的妖物漂浮,张仁山见那妖物竟然飘荡到了远处,心里就是狠的谎口中叫道:“你丫的,有种下来再跟小爷我打上一场。”

    可是那妖物根本不顾张仁山的话语身子慢慢悠悠地漂浮着,又是再一次的隐没进了黑暗里头,这下张仁山也是没招了眼睛瞪的颇大嘴角抽动了两下叹了口气道:“娘的!又跑了。”

    三儿站在远处是一直看着张仁山和那妖物间的搏杀,每回张仁山出招他都是担心不已,生怕他被那妖物抓住空隙,可是现在见那妖物飘荡而走,三儿心里也是紧了一下,两人现在虽说是已经找到了脱身的方法,但这妖物要是一直不除,他和张仁山就是没办法安心的继续走下去,毕竟身后要是老有这么一个东西跟着,那可不是什么好事。

    等了等张仁山摇晃着脑袋从远处走了回来嘴中骂骂咧咧,三儿看着张仁山朝他而来便是赶紧道:“仙儿千万别放松,我估计那妖物一会还得跟我们拼命。”

    “这我知道,可是它老打打就跑,我也追不上啊!”张仁山无可奈何的摇着头叹了口气道。

    “这……咱们现在还真没办法制住它这招,要不然仙儿咱们尝试着把它引到这周围的低矮之处?”三儿眼睛扫了扫,两人的四周除了一些宽阔之地外,还是有点低矮的位置的。

    张仁山看了看摇了摇头道:“我估计不行,那妖物一直是跟着我们保持距离,用它发出的那劲风攻击我们,刚刚要不是我主动离他近了,我猜它应该是不会轻易从黑暗里头露面的,更别说把它引进那低矮之处当中了。”

    三儿见张仁山不同意自己的方法也是没在说别的,看着静悄悄地周围开口道:“仙儿现在咱们要是想脱身,就只能把这妖物制住,要不然你和我肯定是离不开这地方的。”

    “这还用你说,我早就已经意识到了,可是三儿现在我是真拿这妖物没招,它老是跑来跑去的,你现在别说是制住它了,就想要找到它都是难事”张仁山提着手里那沾满了泥巴的阔刀嘴中嘟囔道。

    无奈间三儿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小声道:“仙姑您还有什么妙计吗?”

    小月一直是缩在三儿的怀中的,听见了他的话语动了动身子开口道:“没有办法,你们要是真的想把那妖物制住,就只能是苦一些把它找出来,我现在是真的帮不上你们什么忙了。”

    张仁山一听小月现在也是没了招数嘴角就是一抽道:“得!这下好了,咱们真是得跑断腿了。”

    这边三儿刚想说几句叫张仁山别说那风凉话,却是突然听见从远处的黑暗中传来一阵旋风刮过的声响,眉头一皱间三儿赶紧是低声对着张仁山道:“仙儿那东西又来了!”

    张仁山早已经是听见了那响声并没有言语,手中的阔刀甩了甩而后一个健步就是又冲向了远处,狐火跟随而动几下张仁山便是又来到了之前的地方,抬头看了看高处,那妖物显然是没有出现在同一个位置,三儿不敢放松也是晃着头不住的盯着周围看,过了一会儿三儿忽觉自己的背后好像有声音便是立即回过头去瞧了瞧,只见黑暗当中一双利爪突然露了出来,惊诧间三儿是冲着远处的张仁山叫道:“仙儿那妖物在这呐!”

    张仁山那边正瞪眼看着四周猛然间听见了三儿的叫喊,便是立即回过头去正好是看见了那远处露出的利爪,无需多言张仁山脚下生风般的冲向了三儿的一旁,想要保他一下,可是毕竟两人之间还是有些距离,还没等张仁山跑到,那黑暗当中的两只利爪已经是冲着三儿砸落了下来,好在三儿反应了过来,几步跳到了远处,避开了那利爪的砸击,可是三儿身后还背着萧灵灵,向后倾倒的力量使得三儿落地之后明显不是那么的稳当,脚下一滑三儿是直接摔倒在了地面上,小月也是被三儿从他的怀中甩脱了出去,好在小月自己已经是注意到了,立即一个翻身稳住身形后便又是几下转回到了三儿的怀中,三儿这边怕摔倒之时压到身背后的萧灵灵,便是在摔落的那一刻强扭了一下身子,侧身摔倒在地。

    张仁山见三儿不慎摔倒就想要过去帮他一把,可是那黑暗中的两只利爪却突然停住了,拍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就好像是在等着张仁山走过去一样,张仁山打眼瞧了瞧感觉到了不对,可是他又不能看着三儿出事情,焦急之时张仁山狠狠地咬了咬牙,脚下没有停住而是继续朝着三儿飞奔而上。

    三儿倒在地上看着张仁山冲着自己而来所说心里有些安慰,但他也是瞧见那一动不动的利爪,挣扎的爬起身三儿连忙是对着张仁山叫道:“仙儿你别过来,它等的就是你!”

    这话语其实已经说的晚了,张仁山现在离着三儿只有几步的距离,那两双利爪在迅雷不及掩耳之间便是已经冲着奔走过来的张仁山拍击了下去,好在张仁山早有防范,见那利爪陡然而动便是立即一个纵身飞跃逃脱了开来,可是一只利爪拍空,另一只却是又跟了上来,张仁山赶紧是反身停住了身子,脚下一踏以他最快的速度冲向了那刚刚落地的利爪旁。

    三儿瞧不明白张仁山想要做什么,可是现在也只能是任由张仁山自己去折腾了,毕竟三儿是帮不上什么忙的。

    电光火石间张仁山几步便是已经到了那利爪边,抬头之时那妖物的另一只利爪却也跟到了张仁山的头顶,风压随之而起,张仁山头顶的那利爪猛然而下,三儿叫了声不好,张仁山却是嘴角微微动了动,而后手脚一发力直接是爬到了那之前拍在地上的利爪之上,随着那妖物的另一只利爪落地,张仁山攥住自己手中的阔刀猛地动了动,瞬间便是在他脚下的利爪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伤口,可是还没等张仁山去砍第二刀,那妖物便是将两只利爪抬了起来,打算把张仁山从上面震落下去,张仁山可不是那么轻易能解决的人,浑身气力暴起一把将自己手中的阔刀插进到了他脚下的利爪当中,而后张仁山双手死死攥住,任凭那妖物如何动弹他的那只利爪,张仁山就是不成被甩脱而出。

    这下那妖物可是有些急躁了,挥着它另一只利爪打算把张仁山夹成肉饼,张仁山看着那妖物举起的另一只利爪嘴角就是笑了笑,而后等着那利爪飞扑而来的那一瞬间,张仁山便是一松手直接从那插在妖物利爪上的阔刀旁坠落到了地上,翻了几个身张仁山才停住了身子,抬头看了看只见那妖物是直接用它的另一只利爪将张仁山的阔刀完完全全地拍进到了它先前拍击地面的那一只利爪当中,这一下可能是太过疼痛,那妖物嚎叫了一声而后便是摇摇晃晃轰然倒了下来,差点没把两人也一块砸到里面去。

    三儿瞪着眼睛看了看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伸手掐了自己脸一下,三儿这才是敢确认这事情是真的发生了。

    等了等张仁山脸上也有些惊奇但是见那妖物不动了他也是长出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道:“真他娘的累死老子了,这回这鬼玩意是不能在起来了吧?”

    三儿也是不敢太过确定走到了张仁山的身旁开口道:“仙儿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不知道啊!”张仁山看着三儿自己也是一脸的迷茫。

    两人望着那倒在地上的妖物,互相间都是想要往前仔细看看,可三儿又怕这妖物是在装死便没有上前,一边拉着张仁山一边道:“仙儿我看咱们还是小心点好,我估计这妖物应该不会就这么的死去。”

    张仁山也是点头表示明白看着三儿的胸口道:“狐狸,你出来一下,你看看这是怎么一回事!”

    小月轻轻地从三儿的怀中探出了头瞧了瞧那远处的妖物道:“呦!想不到你们还真成功了,好了现在它是老实了,咱们可以安心地走了,对了小崽你别忘了把你的那兵刃带着。”

    “什么啊?狐狸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这妖物不就是手上中了我一刀吗?怎么就不行了呐?”张仁山满脑子都是疑问,刚刚他的那一番表现都是在他无意识的过程中进行的,张仁山可是没有什么计划,全凭着一时之间的反应。

    小月看着张仁山见他脸上迷茫的厉害就是笑了笑道:“小崽这怎么跟你们说呐?你先把你的兵刃找来吧!”

    张仁山见小月一直在叫他把那阔刀寻回,虽说心里不知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但张仁山还是照办了,走到了妖物的利爪旁低下身子看了看,那阔刀已经是完全插进到了那利爪里面,张仁山拽着刀柄费了好半天的劲才将那阔刀拔出来,缓了缓身子张仁山又是走到了三儿的身旁张口道:“行了狐狸这刀我拿回来了,你赶紧说事情吧!”

    小月探着头看了看那阔刀而后道:“你们看看这刀上面之前抹着的泥巴。”

    张仁山和三儿都是一偏头瞧了瞧只见那阔刀上三儿之前涂抹的泥巴,都是已经变成了暗黑色,张仁山看着那些泥巴想了想忽觉不对了口中道:“这泥巴不会是长到这刀上了吧?这怎么从哪里拔出来后还在啊?”

    “当然还在了,因为这些泥巴可不是你想的那样的,这上面我可是都下了附咒的,要不然你以为你能顶得住那妖物发出来的寒阴风”小月瞪着眼睛口中道。

    “我说三儿那个时候为什么会往我这刀上抹泥巴呐!原来你们早就合计好了啊!”张仁山这才明白之前是怎么一回事笑了笑又是道:“那要是这么说的话,敢情这妖物竟然是怕这泥土啊!”

    “不是它怕泥土,而是这泥土天生克制于它的能力,算了跟你说也是说不明白,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小月听着张仁山的言语扭了扭头道。

    张仁山笑了笑没在说别的全当是小月跟他说些玩笑话了,可是三儿却不这样认为小月的话语其实内中有些含义,之前她在受了重伤的时候也是说了一下对方会克制之法的缘由,可那个时候张仁山和三儿见小月伤得太重就是没有去问这克制之法到底是什么,现在小月隐约的又是提起,三儿就是脑中动了动道:“仙姑您说那妖物被泥土克制,那这是不是就跟您之前说的那克制之法有关系啊?”

    小月抬头看了看三儿眼睛转了转道:“小崽你想知道的事情,现在我还是不能说,等咱们一会在路上的时候,我在慢慢地对你讲明。”

    三儿见小月还卖个关子脸上就是笑了笑开口道:“好吧!仙姑那我就等着您了。”

    言语过后三儿就和着张仁山一块重新走到了那洞口的旁边,两人忙活了一阵,挖开了不少但是想要通过人去,还是得用上一些时间,小月闲来无事便盯着张仁山的那把阔刀看了看嘴中道:“小崽你这兵刃上怎么还有妖毒啊?”

    张仁山被小月说的一愣扭回头去看了看她不知该说些什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