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六合彩资料 香港六合彩公司 www.skatetalklive.com六合开奖结果 一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 免费一肖中特 一肖中特免费公开选料 香港马会资料一肖中特 香港马会资料大全 香港白小姐免费资料 香港马会资料 一肖中特免费 香港最准一肖中特 免费一肖中特 香港賽馬會六合彩公司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彩资料大全 地下六合彩 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图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合彩大全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开 六合彩挂牌 香港六合彩挂牌 六合彩票 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玄机 六合彩官网 香港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走势图 六合彩结果 六合彩马报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白小姐 白小姐六合彩 六合彩直播 六合彩特码资料 www.skatetalklive.com六合彩免费资料 六合彩曾道人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六合彩开码结果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综合资料 香港六合彩网址 六合彩彩图 香港六合彩图 六合彩信息 今晚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图纸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香港马会六合彩 六合彩图片 六合彩预测 香港六合彩网 香港六合彩直播 香港地下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全年资料 六合彩脑筋急转弯 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查询 六合彩开码现场 六合彩报 香港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天线宝宝 香港六合彩结果

Baidu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都市言情 -> 娱乐纪元-> 第三十五章结束闹剧

第三十五章结束闹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被人用枪指着,而且还被戴上手铐,林风心中的怒火不由熊熊燃烧。

    林风压抑着自己的怒气,表面上一副完全就事论事的样子说道:“杰克,我拒绝你的道歉。因为我要告诉你,你的歌声实在太难听了,简直不是人唱出来的,应该是鬼唱出来的。”

    杰克明显被林风的这番评论给惹怒了,脸色当即阴沉了下来,举着枪的手也不自觉的颤抖了几下,在沉默了几秒钟后,他终于还是忍住了自己的怒气,重新收起了手枪,故作平静道:“谢谢你的夸奖!我要提醒你,你上次授意卡琳娜在华尔街进行劫掠,是一种犯罪行为,我们美国政府有权起诉你和卡琳娜,对你们处以巨额罚款。”

    林风笑道:“杰克,你就不要在这里危言耸听好了,上次的事情都过去快半年了,你们联邦调查局现在才让告诉我,我们犯罪了,这岂不是笑话。你们美国不是一直标榜是自由市场吗?我们华腾公司上次在华尔街的资本运作完全是遵照你们的游戏规则来的,是完全合法的投机行为,我不知道你说的违法是指什么?”

    “就凭你在华尔街圈去了近百亿美元的这一点,你和你的属下卡琳娜小姐都违反了我们美国的法律。”杰克一本正经的说道。

    林风冷笑道:“杰克,你别把我当三岁小孩了,你刚才也说我是天才,你认为我会相信你的这番鬼话吗?难道你说我们有罪就有罪?”

    杰克嘴角扯出一丝阴笑道:“不是我说你们有罪,是我们美国政府说你们有罪。而我就是代表美国政府向你说这番话的。”

    林风听得微微一愣,奶奶的,当初自己让卡琳娜在美国股市上搅风搅雨的时候,就曾担心过美国佬会秋后算账,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看来眼前这位FBI头子没撒谎,这是找自己秋后算账来了,这可是美国政府说的,他说你有罪就有罪,他说你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你就有,他想怎么打你就怎么打你,美国政府这是要给自己放血,将吃到的都吐出来。

    杰克一脸诚挚的说道:“林风,其实我真的和佩服的,这次要不是为了公事,我很想跟你成为朋友。”说到这,他顿了一顿,突然又阴声道,“现在,我们给你两条路来选,第一条,你加入我们美国国际,便将你的华腾国际控股投资集团总部从香港转到我们美国,便如实申报你的个人财产,缴纳自己身为一位美国公民应缴纳的一切税款;第二条,我们美国政府将起诉你,宣判你和你的属下犯有内幕交易罪和金融欺诈罪,给你处以巨额罚款并收缴你的违法所得,甚至还会判你二十年以上的有期徒刑。你可以现在就开始选择哪条路?我私人建议你,选择第一条路,你个人认为呢?”

    林风一副看白痴的表情看了杰克一眼,然后便闭上了眼睛,拒绝回答他的话。

    “林风,你是个聪明人,现在你既然已经知道了我们的目的,想必也应该明白我们这次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林风,为了我们大家好,你应该早点做出你的决定。”

    林风对这位FBI头子的话权当作了耳旁风,妈的,还真当是自己这么好骗啊!

    杰克见林风如此不合作的态度,心中也是有些无可奈何,当初他接受这个任务的时候,还以为肯定手到擒来,但没想到这位看似还未成年的任务目标,却是个如此狡猾的对手。更让他感觉有些束手束脚的是,当初将这个任务交托给他的上级叮嘱过他不能对目标人物动粗,只能智取,刚才他的所作所为已经让他有些违反上级的命令了,若是还不能达成任务,自己肯定要吃这位上级的排头。想到自己这位上级的恐怖,杰克就感觉一阵的心寒。不过,看眼前的情况,自己若是失去镇定,急于求成,反而可能欲速则不达,只能先将这小子先弄进局子里,再慢慢的想办法让他就范。

    杰克想的很好,甚至已经计划好了,到时逼林风就范的一系列手段。但想是一回事,做是另外一回事,现实更是另外一回事。

    等车子开到联邦政府大厦,从底下停车场直接压着林风进局子的时候,他的电话就想了起来,是他那位让他时常感到恐怖的上级。

    “马上将人放掉!”

    说完这句话,对方就匆匆挂断了电话。

    杰克接通这通前后不到五秒钟的电话,愣了好一会儿的神才算明白过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自己这位在几个小时前还命令他将林风逮捕,逼迫他加入美国籍的上级,就在刚才打电话给他让他将刚抓到的林风放掉。这前后立场的突然转变,杰克这位资深探员当然明白自己抓的这个人有来头,而且来头不小,要不然,自己这位上级不会如此一句多余的话都不说,就直接下令他放人。杰克发愣的原因,就是自己这位上级到底因何原因突然下令让他放人。不过,疑惑归疑惑,上级的命令确是一定要执行的。

    “将的手铐打开。”杰克向手下命令道。

    那名手下立即照做将林风的手铐打开。林风活动了一下被铐得有些生疼的手腕,瞥了杰克一眼。

    “你可以走了。”杰克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平静一些。因为尽管他受过心理训练,表情训练,但这时候也感觉到一丝难堪。刚才他还是信誓旦旦的说自己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但就在几分钟后,却要亲自放他走。

    林风听到他说放自己走,当然知道肯定是自己那位干爷爷或梅塞尔活动的接过,心中不由一喜,好整以暇的对杰克说道:“杰克,你这样做可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哪有将客人刚带回家来,就马上叫客人走的道理。再说,我可不知道怎么从这里走出去,你要是真心要我走的话,就麻烦你找个人带路,顺便送我回酒店。”

    杰克也知道对方肯定有什么凭持,也不跟林风啰嗦,直接命令一名下属去给林风带路。林风倒也见好就收,毕竟这是在人家的地头上,现在最紧要是自己能尽快出去,然后回国。同时,林风也心里发狠:等老子平安回国,肯定要你们美国佬好看!

    林风还没走几步,杰克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我这次打给他的是他上级的上级,以一种非常严肃的语气命令道:“你现在马上将你逮捕的long,中国籍男子林风,安全快速的交给中国驻洛杉矶总领事郑瑜,他现在就在你们当地分部的主管办公室。”

    “是!是!”杰克脑门有些见汗的连忙答应。挂完手机后,他也顾不得自己之前可以在林风面前保持的“冷酷”形象了,连忙就追了上去。

    “林先生,很抱歉!你暂时要先跟我去一趟主管办公室。”杰克伸手拦住了林风。

    林风心中不由一紧,还以为对方改变注意了。但见这位FBI头子的样子又不像,当下便不客气的问道:“怎么?你们改变主意了?”

    杰克嘴角扯出一丝笑容,解释道:“你们国家驻洛杉矶的总领事就在我们主管办公室,我的上级命令我,要将你交给他。”

    原来这么回事。林风一听明白了过来,不由狠狠瞪了杰克一眼。妈的,说话说半截,明显是故意的。

    “好吧,你带路。”林风没好气的说道。

    在杰克的带领下,林风一路来到了所谓的主管办公室,但林风看门前的英文牌子却明明是主管助理,门前有两队全副武装的人员把守,其中一队居然都是清一色的黄种人,林风的感觉他们就是中国军人,这让林风不由多看了他们几眼。在杰克敲了几下门答应后,推门跟着走了进去。

    房间里有四个人,两个黄种人,一个黑人和白人。

    林风跟着杰克刚一走进,就见那位五十多岁的黄种人,满脸微笑的迎了上来,并用双手紧紧握住了林风的手,用中文说道:“你好,林风,让你受委屈了!我是驻洛杉矶的总领事郑瑜。”

    听到真正的乡音,看到跟自己一样肤色的同胞,林风这时候心情也不由有些感触起来。难怪以前那句话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呢,以前他还觉得有些夸张,但他这次切身体会了一把,在这异国他乡遇到自己的同胞,此时的心情也有些泪汪汪的感觉。

    林风尽管没流泪,但也很是感动的说道:“谢谢,谢谢你能来接我。”

    “这是我应该做的。”郑瑜亲切的拍了拍林风手臂,“这次他们美国联邦调查局的人做的太过分了,毫无证据事先也不通知我们大使馆和领事馆,就拘捕我们国家的公民,这是有违国际法的行为,我们已经向美国政府提出严正交涉了。”

    林风听得心头微微一惊,自己这件事居然还上升到国家的层面了,是不是闹得有些大了?看来自己那位干爷爷这次是动真格了。

    “这……这……总之,谢谢你们了。”林风有些感动,也微微有些感觉惶恐。

    “林风,这次的事情经过我已经初步了解了,美国联邦调查局的局长已经向我们国家大使馆表示了歉意,并声明会严肃处理这次的事件责任人。总之,美国政府方面会给你一个交待。”

    林风不知该说什么了,只能岔开话题道:“总领事,你看我们是不是先告辞?”

    “哦,好!我们现在就走,说实话,我也不想在他们这里多呆。”郑瑜哈哈一笑,向那位坐在办公桌后的黑人用流利的英语说道:“汉森先生,我和long就先告辞了。我希望你以后能好好的管理和约束你的下属,别再做出如此有损我们两国关系的事情。再见!”

    郑瑜语气尽管彬彬有礼,但说的话却是有些尖锐。

    这位显然是FBI主管助理的黑人连忙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也是彬彬有礼的说道:“对于这次的误会,我表示非常的遗憾。就像你所说的,我们一定会严肃处理这次的事件责任人。”

    林风不由不客气的插言道:“我希望你们联邦调查局说到做到,这次的事件责任人第一个就是这位自称杰克的先生。”林风指了指躲在一边的杰克,“另外,他背后是不是还有指示者,我希望你们到时也能给我一个交待。”

    现场几人都是愣了一愣,还是郑瑜率先表态道:“long代表的就是我们领事馆的态度。希望你们联邦调查局能深入调查这件事,并能严肃处理相关责任人。我们走!”

    林风跟着郑瑜这位总领事一起出了办公室,然后在之前那队看到的武装人员保卫下,一路向外走。

    “林风,之前我真没想到你居然就是美国现今大名鼎鼎的long,我在知道这件事情后,可是高兴了好一阵。你现在可是我们国家的国宝级的人物了,你在昨天可是得了两项格莱美大奖,这样的成就史无前例。你为我们国家争得了极大的荣誉。我们大使对你这件事非常的关心,就是他亲自指示我来他们联邦调查局要人的。”

    林风当然知道那位大使之所以关心是因为自己干爷爷,但看样子这位总领事先生还不明白自己这层关系,也不说破,致谢道:“你要代我好好的向大使先生表示感谢。”

    郑瑜呵呵笑道:“一定,一定。说起来,你真要向他表示感谢的话,就送给他一张自己签名的cd唱片。听大使说,他和我一样都是你的歌迷。”

    林风一听也笑道:“我很荣幸你们俩居然都是我的歌迷,只是我手头可没有cd,要等我回木星公司后,才能给你们寄来。”

    “呵呵,我手头倒是有你的cd,要不你顺路先跟我回总领事馆做客吧,顺便给我签名。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可以介绍我的家人给你认识,我的女儿和妻子都是你的歌迷。”

    见郑瑜这位总领事都发出了邀请,林风当然不好拒绝,笑着答应了下来。

    一行人从电梯中下到停车场,林风和郑瑜坐了一辆奔驰,其余还有两辆轿车一前一后护卫随行。

    出了大厦地下停车场的时候,林风却是有些意外的看到了大厦底下的广场聚集了好几千人在哪里,还看到不少的媒体记者在做现场播报,摄像机、麦克风的随处可见。看此情形,显然有什么重大新闻发生了。

    郑瑜也看到了,笑道:“林风,你大概还不知道吧。就在大概十来分钟前,你的签约公司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将你被联邦调查局无故逮捕的消息告知了媒体,这些人都是你的歌迷,他们都是来这里抗议联邦调查局的野蛮行径,便要求释放你的。”

    林风听到这个解释,心中不由升起一种快感来。心想是要好好的让联邦调查局的那些混蛋好好体味一番自己在美国的影响力,让他们知道自己不能动。林风心底里还隐隐期盼这次自己歌迷的示威抗议行动能来得猛烈一些。

    等到车子开远见不到那群抗议的歌迷,林风才有些恋恋不舍的收回了目光。然后,便拿出手机给林依晨他们打电话。

    接到林风电话的时候,林依晨的眼睛都有些哭肿了,尽管她知道林风这次应该不会有事,但毕竟这是在异国他乡,林依晨还是感到一阵的惶恐和害怕,直到林风现在给她打来电话,确认了安全后,林依晨才算是真正放松了那条紧绷着的心弦,感觉整个世界又恢复了它原有的炫丽色彩。

    林风说道:“林依晨,我先要去总领事馆做客,要不我先去酒店接你,我们一起去,想必总领事先生应该不会介意。”

    旁边的郑瑜大声笑道:“我当然不介意。”

    但林依晨一听说去总领事馆做客,想到自己哭肿的双眼,连忙拒绝道:“我还是不去了……我……我的眼睛都肿了……”

    “眼睛肿了?”林风刚开始还没明白,但想了一下就知道了其中原因,心中顿时涌起一股甜蜜的酸楚和柔情来,满腹怜惜的责备道:“傻丫头,我之前不是告诉你,我不会有事了吗?居然把眼睛都哭肿了,你马上过去洗把热水脸,然后将毛巾用冷水打湿了敷一敷。”

    “哦……”林依晨也是满腔甜蜜的答应了。

    毕竟身旁还有外人,林风也不好跟林依晨说太过亲密的话,又聊了几句,询问了一下其他三位保镖的事情,才挂了电话。

    由始至终郑瑜都没有向林风询问刚才给谁打电话,不过,想必他也猜得出来。

    接着,林风又给张强国和刘辉打了电话,前者在唐人街,后者却是在联政府大厦底下的那群抗议歌迷群中,知道林风已经安全后,他本来想回酒店的,但林风却是要求他继续留在那里。

    来到总领事馆后,总领事一家很是亲热的接待了林风,因为时间还只是下午三点多,总领事的夫人就给林风准备了丰富的茶点,好几样有中国特色的点心都是她自己亲手做的。而总领事的女儿,已经二十七八岁了,戴着高度近视眼镜,现在加州大学的洛杉矶分校攻读博士学位。

    总领事果然没有说错,他们一家都是long的歌迷,三人每人都买了一张long的专辑。林风询问他们的姓名后,一一给他们在cd上写上了祝福语和自己的签名,最后还和他们全家照了一张相。

    林风从总领事馆出来的时候,已经差不多五点钟了,好不容易谢绝了总领事全家的晚餐邀请,但在总领事的要求下,说是大使的命令,给他配备了三名全副武装的保卫人员,随身保护他,直到他回国。

    对这三名免费保镖,林风尽管觉得他们有些碍手碍脚,但也知道这是对方的一片好意。而且,这三名保镖可是有武装的,真要是碰上像今天在机场的那个场面,自己这边倒也不会再无丝毫还手之力。

    在这三名保镖的保护下,一路回到了四季酒店。林风和林依晨两人尽管分开了只不过三四个小时,但两人却是感觉已经过了很久。

    这次虽说林风是有惊无险,但也说得上的劫后重逢,两人在酒店的客房里,都是不由的开始激情燃烧,深深的拥有着彼此,而林依晨更是一改以往的被动局面,仿佛不知疲倦般积极主动的索取着,尽管最后还是败下了阵来,但却是勇气可嘉。

    激起过后,两人才回到了现实,林风拿出电话拨打了刘辉的电话,之前他让他继续留在那群在联邦政府大厦底下抗议的歌迷群中,以便他随时报告那里的情况。

    刘辉报告的情况果然让林风很满意,在抗议示威活动继续了近一个小时候,人数陡然已经增加到了近五万多人,这群人直接就将联邦政府大厦给团团围困住了,尽管联邦调查局方面已经公开发表声明,已经释放了long,并且答应要对这件事展开彻查。

    严肃处理有关责任人,但抗议的歌迷显然不相信联邦调查局的声明,在刘辉以及其他少数性情火爆的歌迷带动下,抗议的歌迷试图冲击联邦政府大厦,和维持现场秩序的警察发生了好几次的肢体冲突,但都没有爆发大规模的大打出手的情况。

    双方还是保持一定的默契的理智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双方整整对峙了将近三个多小时后,双方都渐渐的失去了耐性,而联邦调查局方面在之前派代表宣读了那份声明后,就没有再露面,这可是等同于完全忽视他们这些纳税人的抗议和情绪,终于,这次在一些人的带动下双方总体爆发了,这时候参加抗议活动的群众已经只能用人山人海来形容,初步预计已经达到近十万人,而警察方面也尽可能的抽调了全市的警力,将近五千人。这一爆发,场面当真称得上是壮观非常,察方面尽管是全副武装,但毕竟双方的人数对比不成比例,联邦政府大厦的大门在坚守了十来分钟后,就被汹涌而至的愤怒人群给冲破了,long的歌迷可是不分种族和性情好坏的,他们当中当然不少人是小偷、抢劫犯、流氓、恶棍等等,在这一群人的带领下,这座联邦政府大厦从一楼开始,在短短半个小时内就仿佛蝗虫过境般被破坏洗劫一空。

    这种情景让人们不禁想起了九年前的洛杉矶暴乱,1992年,因四名被指控殴打黑人的白人警官被判无罪,然后洛杉矶全市就爆发了大规模的打砸抢烧等骚乱,暴乱持续了五天,而它造成的危害却是异常惊人。50多人遇难,4000人受伤,因参与暴乱被捕的达12500人,600多所房屋被毁或遭到破坏,全部损失超过10亿美元。

    那恐怖的一幕让不少洛杉矶人都记忆犹新,更让洛杉矶政府记忆犹新。而这一次,尽管是事件起因有所不同,但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long和当初那位被警察殴打的黑人,都不是白人,昨晚的格莱美颁奖典礼上,大家都知道long他不是白色人种,而是黄种人。这次,联邦调查局的人之所以无故逮捕long,说不定这其中掺杂着种族歧视,有不少的歌迷心中都是如此想的。

    洛杉矶政府方面这时候不得不宣布全市进入紧急状态,并请求国家军队介入,维护社会秩序。同时,市政府方面也是积极联系木星唱片公司,希望long本人第一时间召开新闻发布会,对此事予以澄清。但木星唱片公司方面不知出于什么考虑,一直以联系不到long本人为借口,故意拖延,这让洛杉矶市政府不由焦头烂额,最后骚乱起来的时候,市长大人亲自给亚当斯打电话,亚当斯才有些不情愿的一定尽快联系到long。

    好在还算让人欣慰的是,这次的骚乱一直围绕着联邦政府大厦,便没有向其他地区蔓延,但市政府方面可不认为这种还算乐观的情形能维持多久,一再的抽调警力向这边支援,并封锁附近几条街道的出入口,严禁事态的进一步扩大。

    林风从刘辉口中得知了这条信息了,连忙打开了房间里的电视,果然电视上画面显示的背景就是联邦政府大厦,还有一大群愤怒的人群,警察和歌迷之间展开的PK。

    看着电视上火爆的场面,林依晨不由一脸担心的说道:“小风,这……太可怕了,你还是赶快出面澄清一下吧,这样闹下去,说不定会死人的。”

    林风也觉得事情闹到这一步,已经够火候了,差不多是自己该上场的时候了。

    “嗯,我也没想到这次的事情会闹得这么大,死人的话就不好了,我马上就去赶去木星唱片公司。”林风说完,就马上从床上爬了起来,开始穿衣服。

    而这时林风的手机也响了起来,是亚当斯的电话。

    “林风,听那些该死的联邦调查局的人说,你已经被他们释放了,他们没有为难你吧?”

    林风当然知道亚当斯这次打电话来的目的,直接说道:“我没事,这次你做的很好,真是麻烦你了。我现在正准备去公司,你马上对外公布一下我已经被联邦调查局释放的消息,并且召开一次记者会,我要亲自出席。二十分钟后,马上开始。”

    “好好好!”亚当斯连连答应,“这次的事情闹得实在是有些大了,你是时候出面对外界公布你已经被释放的消息,并要劝告那些愤怒的歌迷冷静下来,结束这次的骚乱。”

    “嗯,我不想看见流血事件发生。你快去准备吧。”

    林风说完就挂了电话。匆匆穿上衣服,对林依晨说道:“你在这里等我。放心,我去去就来。”

    林依晨尽管不想跟林风分开,但也知道时间紧迫,事情紧急,自己跟去反而不好,只能乖乖的点头。

    林风亲了林依晨一口后,就匆匆出门而去了。

    一直在门口把守的那三名武装保镖也不多问,直接就跟了上来。留守的罗强,林风则让他继续留下,保卫林依晨。

    三名武装保镖都是清一色的防弹背心,肩上各自挂着一把微冲,枪把各自抓在手里,三人都警惕非常的随行,一人在前带路,两人左右护卫。

    在底下坐上也是这次配备给林风的防弹奔驰车,四人一起以最快的速度赶忙木星唱片公司。

    这时候,亚当斯这位总裁一声令下,早就事先做好准备的下属都纷纷行动起来,打电话的打电话,布置会场的布置会场,大家都在为这次非常关键的long本人亲自参与的发布会积极忙碌着。

    等林风到的时候,世界各大媒体记者已经该到的差不多都到齐了,显然这些新闻媒体也都有准备,就等着木星公司这边通知他们了,人员都到的很齐。

    林风还是昨晚在格莱美颁奖典礼上的装扮,阿玛尼休闲服外加佐罗套装。在三名武装保镖的开道下,他长驱直入木星公司。沿途不少人发现他的时候,都发出了惊叫声。

    “long!是long!”

    “long,你总算来了,快快快!”亚当斯本来就在大楼底下满脸焦急的等着,看见林风到来,不由,大大松了一口气,满心欢喜的迎了上来,“听说联邦政府大厦那边的骚乱已经开始升级了,我们一定要快。”

    林风也不多说,直接就跟着亚当斯小跑着向新闻发布会的会场跑去。

    会场里的记者此时也是一个个的满脸焦急之色,至于他们当中是不是关心骚乱本身多一些,还是关心自己的这次采访任务多一些就不得而知了。

    当看见他们已经熟悉的佐罗套装的long跟着亚当斯跑进会场的时候,他们都是个个兴奋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摄像师更是第一时间将镜头对准了他们。

    “各位记者朋友,因为时间关系,我也不多做客套了。我,long,本人在此向联邦政府大厦那边的歌迷,紧急发出呼吁,我,long,希望你们马上停止自己的不理智行为。我现在已经安全了,联邦调查局已经释放了我,尽管我对于他们的野蛮做法非常的反感,但我不希望因为我个人而让大家遭受到不幸。我非常的感谢大家对我的关心,便因为我而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我本人只能说有些愧对大家对我的关爱,我此时感到非常的激动和感谢……我只是希望大家都不要遭受到伤害,大家都能和平共处,让这个世界多些祥和和爱。请大家,马上停止不理智的行为,从联邦政府大厦那边各自散开各自回家,我也恳请洛杉矶的警察能理智宽容的对待我的这群可爱的歌迷,他们的本心只是为了能救出我,他们本身便没有过错。若说有错的话,那也是我,long,我愿意承担此次事件的全部责任,并保证对此次事件造成的损失给予赔偿。总之,我亲爱的歌迷朋友们,当你们看到听到我这段话的时候,我已经获得了联邦调查局的释放,已经安全了,请你们停止自己不理解的行为,从联邦政府大厦那边散开,各自回家,让洛杉矶重新恢复良好的秩序,也让我的不安之心能稍减一些。非常谢谢大家对我的关爱!非常感谢!请各位记者朋友们,能把我说的这番话尽快的传给在联邦政府大厦那边的歌迷朋友们,让这次的不幸事件能尽快的平息下去。拜托你们了!”

    林风说完一大段临时即兴的演讲后,就匆匆离开了会场。但这些记者却对他如此行为丝毫没有表示不满,而是一个个都发自内心的起了尊重之心,也有不少人被林风说的这番话给深深的感动了。他们一致的都认为,long,他是一位非常有社会责任心有爱心,非常善良的人。他们都是积极行动起来,以自己的各种形式,将林风的这番话原汁原味的记录下来,并尽快的播报出去。

    而林风在离开记者会后,就和亚当斯一起跑到了总裁办公室,打开了电视。

    电视上正在录播林风刚才的那番讲话。

    “long,你刚才怎么能说负责赔偿的话。天啊,难道你不知道这次骚乱会给洛杉矶造成多大的损失吗?那可是至少上亿美金的损失啊,说不定是十几亿,甚至数十亿。你现在赚的都没有到一亿,道你家里很有钱,可以赔偿这么多的经济损失吗?”亚当斯有些埋怨的说道。

    林风心想,自己不过是逢场作戏随口说说罢了,到不了到时自己来个分期付款就是,将自己在美国赚的一部分捐出去,即提高了自己的名气,又能落得好名声,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不心疼。当然,他这份打算不会跟亚当斯坦白,只是说道:“对这次的骚乱,我真的感到很内疚,之前我应该早点出面的,但是,之前我在洛杉矶的总领事馆做客,对此事一无所知。等回到酒店的时候才知道。要是我早点出面,说不定就不会有现在的事情了。我本来还想去现场的,就怕我出现的话,反而是会适得其反,那些歌迷反而不散去了。”

    亚当斯有些不以为然的说道:“long,这事的起因可不怪你,完全是因为那帮死的联邦调查局的人,他们要是没抓你,就不会有今天这么大的事情了。还有你说的对,你现在这时候可不能去那么危险的地方,你去了,那些疯狂的歌迷还真的不一定能及时散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