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六合彩资料 香港六合彩公司 www.skatetalklive.com六合开奖结果 一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 免费一肖中特 一肖中特免费公开选料 香港马会资料一肖中特 香港马会资料大全 香港白小姐免费资料 香港马会资料 一肖中特免费 香港最准一肖中特 免费一肖中特 香港賽馬會六合彩公司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彩资料大全 地下六合彩 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图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合彩大全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开 六合彩挂牌 香港六合彩挂牌 六合彩票 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玄机 六合彩官网 香港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走势图 六合彩结果 六合彩马报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白小姐 白小姐六合彩 六合彩直播 六合彩特码资料 www.skatetalklive.com六合彩免费资料 六合彩曾道人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六合彩开码结果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综合资料 香港六合彩网址 六合彩彩图 香港六合彩图 六合彩信息 今晚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图纸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香港马会六合彩 六合彩图片 六合彩预测 香港六合彩网 香港六合彩直播 香港地下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全年资料 六合彩脑筋急转弯 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查询 六合彩开码现场 六合彩报 香港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天线宝宝 香港六合彩结果

Baidu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网游动漫 -> 网游之王者再战-> 441 交叉清理,恩怨伴行

441 交叉清理,恩怨伴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絮语流觞的话并不是临时的安慰,更不是随意的猜测,因为曾经与对方最亲密的她知道,那个男人的确已经开始陷入了某种奇妙的精神状态了。

    转身放倒了一个刚刚从建筑中冲出来的黑衣盾手,段青的黑色短剑在他的身上倏然闪现了一瞬,然后单脚一踏,在掠过他的尸体的同时,将那个人掉在地上的铁盾踢了起来。来不及查看这张盾牌上面的属性,他头也不回地向着身后的另一个黑影刺去,然后在对方起剑招架的同一时刻,将刚刚飞过他的头顶、紧接着被自己一手抓下的盾牌拍在了对方的脸面上。金铁与血肉的沉闷碰撞声中,一股猛烈的气流从二者的接触面间轰然爆发,身体没有动弹分毫的段青拧腰侧身,手中的剑连续回转了两次,最后在两个再次被逼退的黑色刺客后退的动作中,将沾染着鲜血的盾牌猛然丢了出去。

    “本以为……我已经不会再用这种东西了。”

    盾牌在空中旋转出了炫目的光影,分毫不差地砸到了其中一个黑衣人的头上,然后在那个人倒栽葱一样倒下的身影中向右一弹,正中另一个黑衣刺客的额头中央:“这种玩游戏的方式……”

    “很伤人的。”

    依旧包含着巨力的盾牌再次弹向空中的空啸声中,段青矮身躲过了来自身后的最后一把短剑的横斩,然后抬手一锁,将那只即将掠过头顶、却被自己瞬间锁住的胳膊抡出了一个大大的半圆。黑色的剑光紧接着从那个背摔在地的人影胸前一闪而过,就势翻滚回街道中央的他再次化作了一片黑色的虚影,然后在两个火球即将砸在那个持续在队伍中央的红色屏障之前,从火红色的球形护罩之中一闪而过:“你们记得……”

    “分摊一下伤害啊。”

    交织着各种不知名符文的红莲屏障表面闪过了一丝波动,如同水波一样将那两个飞来的火球吸收了进去,而刚刚举刀奋力挡住另一个刺客的笑红尘只觉得眼前一花,然后发现对方已经倒在了他的眼前:“分摊完了就出去,小千会承受不住的。”

    “啊?哦……”

    回头望了一眼举着红色的法杖、缓步跟在帕米尔身后的红发少女略显苍白的侧脸,笑红尘后知后觉地点了点头,不过还没等他冲出去两步,就被紧接着冲到他们面前的大片敌人再次压了回去:“这些怪人都是从哪冒出来的啊?怎么杀都杀不完……”

    “听他们之前喊出来的口号,应该是帝国那边提前派遣进来的潜伏者。”

    另一边的絮语流觞轻松的声音也回荡在队伍之中,与之相伴的还有她支援而过的挥剑动作:“不过,如果考虑到那个什么复辟者的话……”

    “古魔法帝国,也可以简称帝国的对不对?”

    “确实是这样的呢。”

    不知从哪里归来的暗语凝兰突然出现在众人的眼前,然后又在几道肉眼难辨的金属丝线反光中消失了踪影:“他们……似乎与后面的帝国人互不相识呢。”

    “不过这也太多了吧,这段时间他们究竟运进了多少人……不对,帝国人已经打进来了?”

    披着斗篷的梦竹猫着腰也回到了屏障之中,遥遥地望着街道后方越来越多的帝**人推进而来的身影:“糟糕啦!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要不你去扛着帕米尔跑路?”

    竖着大拇指指了指自己的身后,突然出现在小姑娘身旁的段青露出了一个安慰的笑脸,然后拖着刚刚被他刺穿的另一个黑衣人的身体,向着左后方的敌阵中冲了出去:“如果有自信护得住自己的话……说不定会比现在更快一点哦?”

    “我,我才没那个本事呢。”

    滑步躲开了另一道飞至的冷箭,梦竹低声地嘀咕道:“倒是你……你怎么不去背啊?”

    “这确实是一个办法。”

    远方再次响起的阵阵金属碰撞声中,段青的声音也若即若离地传了回来:“不过……”

    “这样的方法,想必帕米尔是不会答应的吧。”

    他抬头望了一眼依然在前方踽踽前行的一胖一瘦两个身影,略显了然地长吸了一口气,接着猛力往地上一拍,将一道土墙立在了他的面前。几个冲刺过猛的黑衣刺客显然没有想到过面前的这个来去如风的男人居然还会一手魔法,措手不及地在上面撞出了一道道飞溅的土石,而还没有等他们举起自己的武器,敲碎这些障碍的时候,越来越多的土墙就开始出现在他们的脚下,将街道右侧的刺客身影全部都抬到了二层楼高的半空之中。

    “小千!”

    “知……道……了——!”

    仿佛从灵魂中发出的呼喊从咬牙前进的千指鹤口中发出,然后化作一道飞至的流星,呼啸着轰向了街边的标靶上,将几个来不及反应的黑影纷纷炸飞了出去。放下了手臂的红发少女也如同刚刚举起了一柄千斤的重锤,大口大口地喘息了起来,而紧接着冲向前方的黑色短剑与金属丝线的合围之中,蓝色长发的絮语流觞也从容地退回到了红色光球的旁边,转身劈出了一道完美无瑕的圆弧斩:“你的体力已经消耗了太多了,不要再逞强了。”

    “可,可是……”

    “听着,要成为高手,体力的节省与规划也是非常重要的。”

    半空中再次降下的火球在完美的剑弧中散成了两半,将各自的火光流泻到了街道的两边,而没有转身的絮语流觞也同时撤回了长剑,摆出了一个防御的姿势:“段……青山可能没教过你这些,毕竟他没有当过魔法师这个职业,不过我……”

    “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经验的。”

    属于女子特有的细长剑身在空中甩出了一道弯折的丝线,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噼啪声,最后随着周围气流的狂乱四射,将剑身完全地舒展开来。散乱的剑气呼啸着擦过了帕米尔的耳畔,拍打在右侧街道的地面上,几个刚刚被段青两个人收拾残局却侥幸逃脱的人,也被这一道道细小的剑影再次切割在了地上:“地上的威胁已经清理得差不多了……”

    “接下来……是你们的时间。”

    “哦,哦!”

    看着段青突然跃上右侧房顶的身影,躲在护罩里的梦竹有些恍然地点了点头,然后在一阵东躲西藏之后,同样摸到了左侧的那排楼房之上。激烈的战斗声与呼喝声随着魔法的波动,紧接着响起在几息之后的街道两侧上空,而目击了这幅画面的絮语流觞也安然踏出了红莲屏障的领域,同时向着千指鹤作出了一个暂时安全的手势:“先撤掉吧,他们会解决那些魔法师的。”

    “呼,呼……”

    已经满身大汗的红发少女随即收回了自己的法杖,同时虚弱地喘息了起来:“从,从来没坚持过这么久,好累啊……”

    “我们大概只走过了半程,路还长着呢。”

    随着这道声音的响起,段青的身影也重新回到了队伍的侧前方,他收起了挂着鲜血的短剑,同时将身上隐约浮动着的莫名气息收敛了起来:“而且……”

    “这些只是小兵而已,后面的麻烦……也多着呢。”

    随着他眼光的转动,几个缓慢行进的队友也开始向着某个路口的方向遥望了起来,之前一直消失不见的风衣男子隐隐约约地出现在那里的角落,与之同时出现的还有几个同样一身黑衣,却露着头脸的对峙的身影。背对着段青的幻梦似乎已经受了一些伤,背立于身后的单手也正在发出不自觉的颤抖,不过那缓步后退着的动作,似乎与他的语气一样从容:“终于出现了呢,你们这些人……”

    “居然追到了这里,真是难能可贵。”领头的那个黑衣人低声回答道:“这几天一直在外面晃悠,是不是也想着怎么摸进来啊?”

    “大老远地来这里做客,带多了人显然是不合适的。”侧身望了望身后的景象,幻梦停下了自己后退的步伐:“不然的话……我早就找到你们这些叛徒了。”

    “叛徒?看来你还是没搞清楚情况啊。”

    一道带着黑色剑气的剑影突如其来地穿过了对峙的空气,与之同时掠过的还有属于那个黑衣人狞笑着的声音:“我们这些人……本来就不是什么曙光荣耀的走狗啊!”

    砰!

    撤步后退的风衣男子举臂一挡,似乎是不打算将他们之间的战斗带到正在行进的队伍之中,不过预料之中的腐蚀之力并没有如期泼洒到他的身上,因为位于队伍之中的某个男子的黑色短剑,已经率先从那个人的身侧刺了过去:“我说……”

    “不给我们介绍一下吗?”

    须臾间分开到两边的人影中,段青向着刚刚经过的帕米尔与胖子招手示意了一下,然后歪着脑袋,问向了身边的风衣男子:“这些同行的来历?”

    “陌上青山……是吧?”

    没等幻梦作出自己的回答,对面一行人中的另一个黑衣玩家就掂了掂手中的长刀,缓缓地踱了过来:“我们知道你的来历,不过……我们还是要奉劝你。”

    “不要插手我们的事情。”

    “插手?不不不……”

    不动声色向后退却的身影中,段青与幻梦两个人的身影缓缓地回到了瓦莱塔大街的正中央,然后指了指已然走过的队伍末尾,面带无辜地回答道:“你以为我们是故事里的路人甲,闲着没事就喜欢管闲事吗?我们只是路过,你们如果有什么要忙的请随意,我可以保证……我的这位朋友,绝对不会再管你们了。”

    “走吧,我们继续。”

    身旁幻梦一脸怪笑的表情中,段青拉了拉他那已经破败不堪的风衣,然后无视了同样一脸懵逼的那些黑衣玩家,向着自己队伍的尾部追了过去。残余的埋伏队伍继续飞身冲上的交错身影中,一抹黑色的气息紧接着向着段青等人的身后汹涌扑来,他面无表情地向后看去,映入眼帘的却是属于那几个玩家气急反笑的狠厉表情:“你们是不是……”

    “有点太瞧不起人了啊?”

    糟糕……

    鼓荡的风衣再一次飞速地转动着,双拳的拳套已经变得破败不堪的幻梦咬牙脱离了这支队伍的最后防线,一道冷然而至的剑气却是再次擦过了他的身体,如闪电一般出现在最前方的那个黑衣玩家的眼前:“你说的没错……”

    与之前相同的沛然气息又一次浮现在了段青的面容上,后发先至地挡到了幻梦的身前,然后以令人匪夷所思的动作轰然斩下,然后甩剑横扫,将刚刚斩飞那名玩家的黑色剑身,斜斩在了另一把盾牌的表面:“我确实……”

    “没有将你们这些人放在眼里。”

    黑色的剑影由上至下,以斩断空间的速度划过了包裹着黑色气息的盾牌表面,然后裹挟着反常的沛然力量,将那名玩家连人带盾劈飞到了远方。满含肃穆之色的段青紧接着收回了单手侧斩的动作,似乎之前的猛力一击没有对他造成丝毫的惯性影响,吞吐着黑气的一刀一剑随即攻过来的身影中,他转身推开了风衣男子的身体,顺脚搭起了另一把掉落在地的不知名长剑,然后在一连串金属摩擦所产生的火星里,斜跨着撞进了其中一个黑衣人的怀中。嗤嗤作响的腐蚀声音与那个人胸闷吐血的身影同时出现在幻梦的视线左右,那把耐久掉落了许多的武器紧接着扬起在了空中,扭步旋身的男子随即将黑气甩出了近身的范围,扬剑挑飞了对手的武器,已经千疮百孔的断剑在空中诡异地一转,剑柄出现在了那名玩家的鼻梁上:“如果化铁神功能够统一江湖的话……”

    “江湖那个老行会,早就该灭绝了!”

    他双手一贯,将面前的剑手砸出了一个趔趄,然后将另一只手上的断剑,丢到了他身后刚刚冲上来的另一道黑影的面门上。右边最后一把长刀再次袭来的瞬间,他再次将那个已然被自己敲的七荤八素的身体拉到了身前,接着飞起一脚,将充当人肉盾牌的尸体连同后方的长刀手一起踹飞了出去。

    “偷鸡摸狗,我承认是你们比较厉害。”

    两个黑影如流星一般横飞出街外的景象中,依旧肃穆的段青甩了甩自己的长剑,然后一边向着身后的幻梦摆了摆手,一边转身向着自己的队伍后方追了过去:“不过……现在是在战场上。”

    “就你们这几个人的本事……请不要插手到我们这些人的事情当中,好吗?”

    “你……!”

    望着逐渐拉远的那两个人的身影,捂着胸口倒地不起的玩家愤恨地大叫了起来:“失败者!居然还敢如此嚣张?你们给我等着……”

    “等帝国的大军一到,我会让你们生不如死!”

    “尽管来吧。”

    望着前方再次变得清晰的街道,缓步追到了帕米尔身后的段青头也不回地摆了摆手。

    “失败者是谁……现在还不一定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