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六合彩资料 香港六合彩公司 www.skatetalklive.com六合开奖结果 一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 免费一肖中特 一肖中特免费公开选料 香港马会资料一肖中特 香港马会资料大全 香港白小姐免费资料 香港马会资料 一肖中特免费 香港最准一肖中特 免费一肖中特 香港賽馬會六合彩公司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彩资料大全 地下六合彩 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图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合彩大全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开 六合彩挂牌 香港六合彩挂牌 六合彩票 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玄机 六合彩官网 香港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走势图 六合彩结果 六合彩马报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白小姐 白小姐六合彩 六合彩直播 六合彩特码资料 www.skatetalklive.com六合彩免费资料 六合彩曾道人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六合彩开码结果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综合资料 香港六合彩网址 六合彩彩图 香港六合彩图 六合彩信息 今晚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图纸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香港马会六合彩 六合彩图片 六合彩预测 香港六合彩网 香港六合彩直播 香港地下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全年资料 六合彩脑筋急转弯 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查询 六合彩开码现场 六合彩报 香港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天线宝宝 香港六合彩结果

Baidu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历史军事 -> 佣兵的战争-> 二千六百六十九章 叛徒的悲哀

二千六百六十九章 叛徒的悲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一点就透,不用废话,和聪明人打交道就是愉快。

    高扬冲着巴斯科夫笑了笑,然后他点头道:“就是这个意思,我希望能和您合作,抱歉,我不喜欢用这种直白的字眼,但是您说过,对您来说黑魔鬼就像是一个士兵的老部队,所以我觉得,有些话还是提前说明白比较好,免得引起双方的误会。”

    巴斯科夫沉着脸道:“老部队的说法只是一个比喻,你该了解黑魔鬼不是一般的部队所能比的。”

    高扬摊手道:“但是您说的没错,我不想因为高估了您对于黑魔鬼的感情而导致什么不愉快发生,比如我提出了什么您无法答应的要求,所以,我们先谈合作,再谈感情,不不,我表达错误,应该是先谈利益,再谈感情。”

    巴斯科夫笑了起来,看着高扬道:“好吧,您说的有道理,那么请您告诉我,您是如何认为您有资格和我平等合作的呢?就因为您的底牌很丰厚?恕我直言,您的那些资本在地下世界确实是无人敢于忽视,但是和俄罗斯这个国家比起来,呵呵。”

    高扬很严肃的道:“我从不谋求进入俄罗斯,因为没什么赚头,所以请把视野放在全世界,巴斯科夫先生,克格勃要是只在俄国国内活动您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克格勃已经没了,现在是俄罗斯联邦安全局,而克格勃这个名字没了,但也就只是换了个名字而已,俄国现在的对外情报局怎么可能不在世界上活动,怎么可能!

    只要俄国对外情报局还在世界范围内活动,那么高扬就有着和巴斯科夫对等的身份,平等合作的资格。

    巴斯科夫点了点头,对着高扬道:“在俄罗斯之外,你我确实是平等的,没错,您有资格和我进行身份对等的谈交易,那么请说吧。”

    高扬微笑道:“我有些不是麻烦的麻烦,牵扯到了CIA,沙阿情报局,还有艾斯艾斯,以俄国现在在叙利亚的介入程度,我相信您一定会感兴趣的。”

    巴斯科夫伸手道:“请讲。”

    高扬将他和艾斯艾斯的恩怨缓缓道来,以及是如何牵扯上沙阿情报局与CIA 的,基本上,他什么都没有隐瞒。

    巴斯科夫是个聪明人,最重要的是,巴斯科夫是个具有极优良条件的合作对象,所以高扬敢对巴斯科夫透些底,也不得不透底露出几张底牌。

    但高扬敢于的对巴斯科夫亮出几张底牌的最大依仗,就因为他是黑魔鬼的队长。

    高扬将他要和巴斯科夫说的话一一道来,巴斯科夫时不时的提出什么疑问,而高扬则详细解答。

    最后,高扬对着巴斯科夫道:“我想寻求的合作,就是希望能从你这里得到更详细的情报,以及得到克格勃的配合,好完成这次钓鱼,把真正的大鱼钓出来。”

    巴斯科夫看着高扬似笑非笑的道:“你认为,是艾斯艾斯让沙阿情报局还有CIA在查你?”

    高扬摇头道:“不是,但我相信是顺着这条线查下去,能够找出巴达迪。”

    巴斯科夫呼了口气,道:“还好,你差点让我怀疑你的智商了,因为艾斯艾斯只是CIA和沙阿合养的一条狗,而狗是没有资格使唤主人的。”

    高扬笑道:“对付主人是你的工作,这游戏我玩不起,所以我只是想解除危机,顺便把那条狗找出来打死。”

    巴斯科夫笑的非常开心,他突然伸手拍了拍高扬的肩膀,笑道:“这游戏你已经在玩了。”

    高扬为之一顿,巴斯科夫呼了口气,道:“我们可以合作,就这么定了吧。”

    高扬笑道:“我还没说要怎么合作呢。”

    巴斯科夫摇头道:“不用说,我知道,看来你不是很熟悉情报工作啊,另外我还要告诉你,有件事你搞错了。”

    “什么事?”

    “就算你和我身份对等,我也不会和一个地下世界的人合作,知道为什么吗?因为跟你合作可能对俄罗斯有利,但对我个人来说没有任何好处!我愿意和你合作的唯一理由,只因为我是黑魔鬼!”

    高扬肃然,然后他对着巴斯科夫低下了头,沉声道:“对不起,请接受我诚挚的道歉。”

    巴斯科夫叹道:“我接受你的道歉,把利益放在感情前面谈确实是正确的选择,但你要明白,黑魔鬼的感情不是任何利益可以动摇的。”

    高扬再次点头,道:“我明白了。”

    巴斯科夫呼了口气,对着高扬摆了摆手,道:“具体合作的事情还是让格列瓦托夫和我谈吧,因为我看的出来你对情报工作真的不是很了解,和你说很多事情都是白说,还有其他的事吗?”

    高扬立刻道:“有,而且是更加重要的事!”

    “请说。”

    高扬低声道:“雅列宾身体不太好,而且他年纪很大了。”

    巴斯科夫只是沉默的点了点头。

    高扬继续低声道:“我希望在老师去世之后,能让他长眠在这里,这件事只有你能帮忙了。”

    巴斯科夫脸上浮现出了很痛苦的神情,他缓缓的摇了摇头,道:“对不起,这件事,我无能为力。”

    高扬诧异的道:“为什么?这只是一件小事,人都没了,只是安葬在这里而已,你不愿意帮忙?”

    巴斯科夫显得有些愤怒,他低声道:“你根本不懂黑魔鬼对俄罗斯意味着什么!你以为雅列宾去世就意味着一切都过去了吗?不可能!现在已经不存在什么保密的问题了,可雅列宾是如此有象征意味的一个人,他……”

    巴斯科夫突然闭嘴,他神情极是痛苦的把头扭到了一边,然后低声道:“对不起,推卸责任不是黑魔鬼该做的,我就直说吧,让雅列宾安葬在这里的事情谁都能提,谁都能做,只有我不能!我了解队长的心愿,可是我真的不能去做这件事,只因为我也是黑魔鬼。”

    高扬恍然大悟,巴斯科夫是黑魔鬼,那么有些事他就真的不能去做,就算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黑魔鬼也不是巴斯科夫能够触碰的,这就是一个叛徒的悲哀,所以有些事巴斯科夫可以悄悄的做,但是提请让雅列宾埋葬在新圣女公墓这件事,显然不是能够悄悄处理的。

    等雅列宾去世了,偷偷的把他埋在新圣女公墓,这么做倒是容易,以巴斯科夫的权势很容易就能做到。

    但高扬绝不会允许雅列宾被偷偷摸摸的埋进新圣女公墓,要安葬雅列宾就必须是风光大葬,要树碑立传,而且很显然巴斯科夫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他才说自己做不到,不能做。

    高扬沉声道:“对不起,我再次向您道歉,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做吧,我一定会想到办法的,我保证!”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